共享单车押金难退 线上押金充值,谁来看管钱包_奈哲装饰网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 线上押金充值,谁来看管钱包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线上押金充值 谁来看管钱包?

  洗衣平台关门失联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

  洗衣平台“多洗”关门、小蓝单车团队解散、酷骑单车押金难退……今年以来,已经发生多起创业平台因“资金链断裂”导致经营困难,消费者权益难以保护的事例。对于消费者而言,一旦企业运营出现问题,就会面临预付费和押金无法安全退还的情况。面临日益便捷、花样繁多的线上消费时代,如何保护消费者的钱包,成为亟待解决的新课题。

  案例一

  “多洗”平台关门 多名会员衣物丢失

  市民王女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今年6月,她在互联网洗衣平台“多洗”上下单清洗两件衣服,不料衣服被拿走后就没了下文,加上充值她总共损失了5000余元。自7月起,她就开始了漫长的寻找。最开始是平台服务电话打不通,紧接着“多洗”的线下门店陆续关门。7月30日,她打听到“多洗”的工厂在张家湾,还特意租车去寻找,没想到吃了一个“闭门羹”——“多洗”中央工厂已经搬离。

  北京晨报记者前往“多洗”中央工厂原址了解到,中央工厂已于6月30日从通州区张家湾镇立禅庵村金信购大院全部搬迁至通州区仇庄路于家务回族乡仇庄村村委会南洗涤大院。不过就在8月,这个洗涤大院内一家名为北京东方国强清洗服务有限公司的洗衣工厂开始搬家。据了解,东方国强是因污染被查封,而“多洗”的洗衣设备、厂房均租用自东方国强。

  和王女士有着一样遭遇的消费者还有100多人,他们建立了一个维权群,登记了损失,希望能通过法律手段找回自己的衣服。登记表上的衣物损失最高37000余元,最低800元。除了衣物丢失,还有金额不等的充值款,余额最高的还有1900元。

  “多洗”的微信公众号在今年6月3日最后一次更新,目前已经无法打开,“多洗”负责人袁则的手机也无法接通。今年8月下旬,北京晨报记者曾与袁则取得联系,对于用户送洗衣服丢失,他表示,用户衣服丢失问题主要集中在4月至6月,是因为工厂搬家很多订单被打乱,衣服就找不着了,运输过程中也有丢失。之后“多洗”系统又瘫痪了一段时间,造成匹配错误,并丢失了一部分用户信息。

  会员丢失的衣物如何解决?当时,袁则回复称9月15日之后会启动“赔付程序”。但到现在为止,“赔付程序”一直没有启动。此前,一个自称是“多洗”服务的微信与北京晨报记者联系,称“多洗”仍然在经营,只不过模式调整,全部转为了线上。会员衣物丢失“也在陆续处理,能找回的就尽量找回,找不回的就谈赔偿。”不过,这个微信号目前已将北京晨报记者“拉黑”。

  据“多洗”一名已经离职的前员工刘小磊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其实“多洗”在B轮融资时已经签好了协议,但资金却没有到,“整个公司的资金链断掉了。不然‘多洗’不会走到今天,创始团队也很无辜,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案例二

  共享单车经营困难 用户押金难退

  除了“多洗”,共享单车也成为了今年下半年的热点。小蓝单车近日被曝团队解散,多名用户表示押金退不了,“如果退不了押金,我就只能搬一辆小蓝车回家了。”市民王先生说。还有网友在网上晒出出售小蓝单车“抵债”的截图,标价150元一辆。

  11月16日,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通过媒体发布声明,拜客出行将接管小蓝单车后续运营,但该声明并未提及押金退还问题,而小蓝单车在北京的办公区已经人去楼空。

  北京晨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自今年9月以来,已经先后有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町町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被曝光存在押金无法退还问题。为此网上还出现了“黄牛”,靠去实地代替用户退押金,收取130元至150元不等的费用。

  北京晨报记者在酷骑单车处的押金也是多日未退,自今年9月底申请退还押金,申请后APP虽然显示“1至7个工作日退款”,但直到现在,押金退还仍在处理当中。

  11月18日上午,记者在通州万达广场看到,寒风中数百名赶来处理酷奇单车退款的用户正在焦急等待。门口有数十名安保人员负责引导,带领用户前往酷骑单车退款办公室——万达广场B座30层。

  门口摆放的“酷骑退款须知”提示牌显示,退款办理时间为工作日的9点至17点,周六日的10点至15点,仅限办理本人及家人账号。办理需持身份证或户口簿等证件并进行APP验证。记者在现场看到,退费的用户经过身份核验并报上手机号后,退款会经由支付原路径返还,298元的押金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回到用户的手中。“终于退回来了,真不容易啊!为退这钱我从西五环跑过来。现在还有几十元钱的余额,就自认倒霉吧!”一位退完款的消费者王先生对北京晨报记者说。

  消费者:

  需要监管部门

  制定规则

上一篇:四大巨头争相抢食的产业蛋糕 大佬告诉你什么是未来? 下一篇:人工智能会“碾压”人类吗?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